德州网—有内涵的信息港
首页 | 德州 | 评论 | BBS | 财经 | 房产 | 求医 | 健康 | 汽车 | 家电 | 教育 | ITV | 理财 | 旅游| 关注 | 社保 | 游戏 | 网址导航 | 新农村 | 新势力报 | 3G版
家居 | 婚嫁 | 德州 | 返利| 文化 | 少儿 | 车讯 | 听闻| 体育 | 社会 | 法制 | 民声 | 亲子 | 票务 | I T | 招聘 | 棋牌 | 3 G商 都 | 民生报 | 官方微博 | 吐槽
首页 > 家居>>iPod之父毅然离开谷歌母公司Alphabet,否认Nest失败

iPod之父毅然离开谷歌母公司Alphabet,否认Nest失败

来源:

据彭博社报道,托尼·法戴尔(Tony Fadell)为苹果带来了iPod,对iPhone的诞生做出了贡献;2010年创立了智能家居公司Nest Labs,并于2014年将其以32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谷歌。然后,他花了近两年来塑造谷歌连接未来的愿景,让谷歌产品更深入地融入到消费者生活中。

在取得这样辉煌成就之后,法戴尔从Alphabet的退出是出人意料的。Alphabet周五下午发布一则简短的声明称,法戴尔将立即辞去其Nest部门主管的职务。Alphabet和法戴尔均试图轻描淡写地处理这事,但外界并不这样认为。

在过去几个月里,Nest员工公开抱怨他们目睹Nest内部存在严重问题。Nest一位工程师在社交新闻网站Reddit上直截了当地抨击法戴尔,并声称Nest未能实现销售目标,搞砸了产品升级和推迟了未来产品发布。Dropcam创始人格雷格·达菲(Greg Duffy)也表示,2014年将其监控摄像头初创企业出售给Nest是个错误。达菲指责Nest的文化分裂导致员工大量流失,并声称Dropcam的产品远比Nest的设备更火热。

达菲在博客平台Medium上写道:“可以说,在很多方面我与Nest现任领导层在管理风格上存在极度分歧,他们似乎只是盲目迷恋他们导师最浅薄和消极一面的个性。对于客户和仍然留下来的优秀员,我希望他们通过这些斗争发现另一种工作方式。”

因此,对于全世界而言,似乎这种内部不和导致法戴尔的离职(或者被排挤出)。对于过去15年在打造热门消费产品上取得辉煌成就的法戴尔来说,这无疑是当头一棒。

但法戴尔表示,在去年年底出现公共危机前,他就开始考虑离开Nest。他一直在暗地里投资了约100家公司,现在感到有必要去指导这些初创公司,并展开新的风险投资。法戴尔否认Nest受到重挫的言论,称该公司表现依然强劲。在接受彭博社的采访中,他头脑冷静,回顾了他在谷歌起伏不定的职业生涯,同时讨论了其他话题,包括硅谷未来的发展方向,以及什么让他最感兴趣等。

下面是这次采访的主要内容。

彭博社:过去几个月对Nest来说是不寻常的,有人非常公开地投诉Nest。对此,Nest内部有什么反应?

法戴尔:我们团队感到难过。这让人感到震惊,“怎么会这样?这不能反映我们的文化。这不是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事。”然后,你知道发生了什么?它让我们的团队经受锻炼,让他们更加坚强。

这个团队和曾经在Nest工作以及曾和我一起工作的人们,让我获得了许多不可思议的创意,“你知道,这是一个全新的世界。你可以在博客说出所有你想说的东西,但这不会对工作有益。“对工作有益的是一项伟大而强大的业务和伟大而强大的客户。所有其它的东西都是一知半解的喋喋不休。

彭博社:难道这些批评中没有任何东西让你产生共鸣?如产品延迟和人员流动大?

法戴尔:我曾在苹果公司工作过。我还在其他不同的公司工作过。你知道吗,这只是企业正常运行的一部分。企业优先事项不断发生变化,每天都有不同的事情发生。所以,你看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观点。我只知道,当我看到这些数据,当我们发布了四款新产品,当我们拥有数百万满意的客户,当你看这些产品获得星级评定,这才是现实情况。

我希望将来售出更多产品吗?当然,我希望这样。但我很满意我们目前所取得的成就。为了获得这些成就,付出了大量的工作和时间。人们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观点,而我知道事实是什么。

彭博社:很多人把你离开Nest视为你承认失败。这标志着你的批评者是正确的?

法戴尔:人们会有自己的看法。事实表明,我们交付了许多产品。我们实现了真正的强劲增长,同时营收也实现了增长。我们的客户喜欢我们的产品。

我们有一个产品路线图。你知道,人们没有看到这一点。我们有一个真正行之有效的产品路线图,我们的团队正在打造这些产品。我们有很多产品和服务即将推出。

人们会说,“哦,哦,哦,他们没有交付足够多的产品。”好了,你猜怎么着?我们已经交付了产品。我们交付了很多产品。我们交付了很多软件。哦,然后他们会说,“这项业务是不是健康的。”好了,你猜怎么着?我们有庞大的营收,该业务也增长很强劲。那么,好吧,你还想要抨击什么?“该产品没有得到消费者好评。”好吧,我们所有产品都获得四星级以上评级。

彭博社:为获得这些成就,你是不是废寝忘食地工作?

法戴尔:当然。我天生是一个自寻烦恼的人。因为我关心设计是否正确。我关心我们的员工是否正在做伟大的工作并享受这样的工作。所以,我经常很担心。我还担心我们的家庭。

如果你对自己在做什么没有一丝一毫的怀疑,你肯定是不够努力。对不对?你应该不断检查。“等一下,我就在悬崖边上,我在很努力地推动。我这样做是否正确?难道我对它有些自我怀疑?”你必须有自我怀疑,因为如果你没有,就说明你不够努力地推动。你太自满,你在随波逐流。

彭博社:互联网上说你可能是一个暴君。你是一个暴君吗?

法戴尔:有破才有立,这种风格可能不会适合每一个人。但你知道,几年前有人在General Magic曾与我共事,现在他们让他们的孩子为我工作。如果互联网上的传言是真的,那么他们将像瘟疫一样躲开我。硅谷是一个小地方,我已经在这里呆了25年了,对不对?

对我来说,真正重要的是你的心态?你是来工作的吗?你是否真正尊重我们的使命?是的,一切事物都将有涨有跌。但是,因为我们真正地尊重民众,因为他们尊重我们的努力,我们将共同完成任何任务。这是最重要的,对不对?

彭博社:你希望你在Nest有不一样的经历吗?

法戴尔:我不知道我有什么遗憾的。你可以视某些事情为一个挑战,或把它当作一个学习的机会。而对我来说,它总是成长的。我们都会犯错。当我们学讲话、学走路或爬行时,都不可避免地会犯错误。所以,我们只能尽我们最大能力去做我们应该做的事,这些事以前没有人做过。所以,你一定会犯错误。

彭博社:多年来,你与拉里·佩奇(谷歌联合创始人和Alphabet首席执行官)的关系怎么样?你从他身上学到了什么?

法戴尔:我尊重他的成就。我尊重拉里和谢尔盖(布林)所取得的成就。我从拉里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,他们聘请的很多人是一流人才。

对我来说,这与史蒂夫(乔布斯)的关系完全不同,我从史蒂夫那里学到了很多经验,包括营销和产品设计方面的知识。

但与拉里的交往,让人就像看到了远远超过地平线之外的东西,并试图看到更多东西。他们可以跳得非常高,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。很多东西是我在库比蒂诺(苹果硅谷总部)时闻所未闻的。

对我来说,这是一个让我大开眼界的经历。每次我打开另一间(Google实验室)实验室或有人向我介绍了某些东西时,我非常兴奋,“什么?你在做这事?哦,我的上帝。”你知道,它们让我脑洞大开。

彭博社:下一步你有什么计划?

法戴尔:嗯,我想我会继续做我一直在做的事,这就是亲眼目睹一些东西刚刚走出实验室,并把它们转化为产品。

在过去8至10年,我一直在秘密地投资一些公司。这一切都是秘密进行的,已经超过100家公司,这些公司拥有技术,拥有令人难以置信的颠覆性创意,能以积极的方式改变世界,无论是在医疗、消费类产品和能源领域。在某些公司,我一直是其董事会成员。在某些公司,我帮他们筹集更多的资金或为他们确定营销角度,指导他们设计产品。所以,在为拉里和Alphabet提供建议的同时,我将继续做我一直在做的事。

彭博社:你参与了哪些类型的公司?

法戴尔:让我们谈谈Phononic公司。他们开发了一个创新的固态冷却和加热解决方案。它开发的散热器几乎就像一枚芯片,能取代商用冰箱、家用冰箱和冰柜的压缩机。所以,你可以摆脱那些制造大量噪音、庞大而丑陋的压缩机。因为这些因素,你会下决心更换目前正在使用的冰箱。此外,目前的冰箱还存在难以回收的化学物质。

这种散热器能让你的冰箱拥有更大的容量、更少的噪音和更好的温度调节,并且更加节能。该公司已成立了四年,我是该公司的董事。目前,他们的产品将正式上市,他们正开始腾飞。

其他类似的公司还有FlexPort、Airware、Mousera、Bump(已被谷歌收购)和ZEP太阳能(已被SolarCity收购)。

彭博社:你认为自己将成为一个风险投资家?

法戴尔:不,我做这一切都是秘密进行的。所以,我不希望公司依靠我的名义筹集资金。我希望他们能够依靠自己的能力、自己的智慧和自己伟大的创意获得融资。我要做的就是我会帮助他们建立联系,我会看看他们的融资宣传,看看他们的产品宣传,并帮助他们包装自己,帮忙看一下他们的组织架构。

所以,我一直在幕后做这些事,充当一名秘密顾问。他们让我目光敏锐,教我的新技术。他们让我有办法看到地平线之外的东西。

彭博社:你觉得硅谷现在处于什么样的状态?

法戴尔:我觉得我们在融资上正回归正常状态。真正热门的公司是有很好营收和伟大故事的公司,它们获得特别高的估值,这是它们该得的。我想,就像在2000年前后发生的,每家公司都得到了远远超过自己想像的估值,那时候没有萨班斯-奥克斯利法案(Sarbanes-Oxley Act,该法案要求企业提高透明度与内部管理),所以我们可以把在华尔街将这些估值快速变现。它们现在不能这样做了,所以目前是它们利用私人资本才创建这种炒作周期。

我们必须确保我们的估值不要太超前,在这过程中要承担财务责任,因为你永远不知道融资环境将发生什么样的变化,你是否能成功IPO。所以,必须回到正常状态。

彭博社:这些天你如何看待自己?你觉得你留下了那些财产?

法戴尔:我试图按照自己的激情去做事,而不是看在金钱的份上。我很好奇,我是那种依靠智慧生活的人。我不知道你怎么称呼它。我部分是工程师,部分是工匠,部分是设计师,部分是企业经营者,部分是投资者。这些技能,每一样我都是通过实践学到的,它只是对我有效。我不能告诉你其道理,但我一直相信我的直觉,它通常是正确的。

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有这样的感觉,但在与比尔·坎贝尔(Bill Campbell)、史蒂夫·乔布斯密切合作后,并目睹我的很多导师不幸去世,我觉得我现在有这个责任。我们中的少数人是这种知识的看护人。

传承这种思维和工作方式,几乎是我们的责任。精益求精、追求卓越,不接受现状,不断鞭策自己,尽最大可能地激励同行,这样才能获得超出想像的成就。


相关阅读:
公司变更 http://www.shuizhiyuncaishui.com/
上一条:男子在南雄发生车祸 身份难确定 下一条:北奔城市智能渣土车交车仪式暨产品推介会在江西上饶圆满落幕
德州新闻网最新实用社会| 新闻中心国内国际社会| 德州图片网视觉联盟时尚魅图花椒体娱高清